3点半放学,解决三点半难题当有全日制思维

原标题:2018全国两会丨“部长通道”首位部长亮相 教育部长称密切关注“3点半放学”难题

3月3日下午,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开幕会结束后,本次全国“两会”首场部长通道在人民大会堂北大厅开启。

人民网北京3月3日电 3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开幕会结束后,“部长通道”在人民大会堂北大厅正式开启。第一位现身“部长通道”的是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他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将通过多种模式解决小学生“三点半”放学给家长接孩子造成的难题,给年轻父母更厚实的“红包”。

3月3日下午,全国两会首场“部长通道”在人民大会堂北大厅开启。在部长通道上,听完记者提问“三点半放学难题”如何解决之后,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这是“成长中的烦恼”,将与有关部门协商解决涉及的相关政策问题,探索依靠社会力量解决“三点半放学”问题,并加大力度治理校外托管班乱象。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国务院侨办主任裘援平、司法部部长张军、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亮相,接受了记者们的采访。

有记者提问:“现在小学放学时间越来越早,有小学下午三点半就放学,这个时间对于家长来说接送孩子可以说是一大难题,请问家长们的这个困扰什么时候可以得到解决?另外小学放学时间早催生了大量校外托管班,这些托管班‘野蛮生长’,急需规范。请问是否会像近期重拳整治课外培训机构乱象那样来规范校外托管班?”

一种教育问题的发生,常常不是一个环节的问题,往往是多个环节问题叠加的结果。1932年,美籍奥地利人、理论生物学家贝塔朗菲发表“抗体系统论”,提出了系统论思想,认为任何系统都是一个有机整体,各部分不是孤立存在,要善于用联系的观点从总体上分析和解决问题。解决“三点半难题”,同样要有系统化思维。

五位部长都是通道上的“老面孔”。

“谢谢你提了个很好的问题,我看你可以当关心这个问题的年轻父母们的代言人。”陈宝生表示,“三点半”现象之所以成为年轻父母们和整个社会关注的一个难题,这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国教育发展特定阶段的一个产物,这个现象更多地表现在大中城市。关心这个问题的年轻父母们,正处在职业发展的关键阶段、宝贝抚育的关键阶段。由于分工、作息时间的不匹配,他们没有办法接孩子,带来了“成长中的烦恼”。

“三点半现象”由来已久,在去年两会也是一个热点话题。根据规定,小学、初中学生每天在校集中学习时间分别不得超过6小时、7小时,这就意味着小学生最早将于下午3点半放学。应该说这一规定本身是为了学生减负而来,世事弄人,到了最后不仅学生没有真正减负,家长更是大大“增负”。

全国“两会”首场部长通道在人民大会堂北大厅开启,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回答记者提问。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教育部部长

“对于这个问题教育部历来高度重视,去年2月教育部下发了关于解决这个问题的通知,一年来这个问题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缓解。”陈宝生表示,有25个省已经下发了通知,制定了符合各省实际的政策措施,经过这一年多的实践,已经摸索了一些比较可行的解决方法。比如上海规定中小学校后服务要做到百分之百全覆盖,服务的时间是3点半到5点,参与这项服务的老师在效益工资方面给予倾斜。北京规定3点到5点期间是校后服务时间,主要内容是开展课外活动,每个学生每年补助700-900元。南京探索了一种弹性离校时间,到了放学时间孩子可以弹性离校,学校做出安排进行托管。广西探索利用社区资源来解决托管问题的路子。“大概可以分成这四种模式,各有所长。在解决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各走各的路、各出各的高招。”

类似这种减负不成反增负的现象,在教育领域还少吗?日前,多地教育部门发文,在中小学实施早上推迟上学。现在推迟早上上学时间,能够实现真正给孩子减负,让孩子睡一个“饱觉”吗?善意值得珍惜,答案却不乐观。上学太早与放学太早的问题,难道是孤立存在的?从时间上讲,从早上到晚上,从上学到放学,当前教育的问题是全日制的,解决“三点半问题”当然要有全日制思维。

新京报快讯(记者吴为 张维)今日(3月3日)下午,全国“两会”首场部长通道在人民大会堂北大厅开启。教育部部长陈宝生首个出现在“部长通道”上,谈到小学生“3点半放学”引发的父母无法照看的难题时,陈宝生表示,各地都开始探索、制定政策,教育部将密切关注,总结经验加以推广。

解决“三点半难题”治理校外托管班乱象

陈宝生表示,接下来一是要总结成功的经验加以推广,二是要和有关部门协商解决“三点半”难题涉及的相关政策问题。比如3点半到5点托管孩子了,老师的劳动时间加长了,负担就加重了,相应成本怎么分担,相应的劳动法规怎么调解。

所谓全日制思维,就是致力于从上学到放学、从校内到校外的全流程链条,真正在认识上重视、在行动上落实减负的要求,不能把给孩子减负的善意飘在空中,甚至演变成孩子和家长“增负”。就目前来看,要达到给学生和家长减负的目的,必须让政府与学校承担起应有责任,甚至是主动“增负”。

“关心这个问题的年轻父母们,他们正处在职业发展的关键阶段,他们正处于宝贝抚慰的关键阶段,同时这个现象更多的表现在大中城市,他们没有时间校后去接孩子,但是孩子到3点半就得放学。由于分工、作息时间的不匹配,他们没有办法去接孩子,所以就造成了很大的困扰。”陈宝生说,去年2月教育部下发了关于解决这个问题的通知,一年来这个问题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连续两年成为首位出现在通道上的部长。在部长通道上,听完记者提问“三点半放学难题”如何解决之后,陈宝生打趣说,“我看你可以当关心这个问题的、年轻父母的代言人。”

陈宝生表示,对于现在存在的乱象需要进行治理,比如对记者提到的学校周围的托管班进行治理,加强立法,至少是有行政法规来加以解决。当然还需要加强督促,使好的意见、建议和各省好的做法切实得到贯彻落实。相信通过不懈努力,这个问题是可以得到解决的。一年来的实践证明,年轻父母认为这是党和政府给他们的“大红包”,这个“红包”将更加厚实、更加沉重。

在回答记者提问时,陈宝生介绍了四种“基层探索”。譬如,上海明确,中小学校后服务100%全覆盖,服务时间是三点半到五点,参与服务的老师在效益工资方面给予倾斜;北京则规定,三点到五点是校后服务的时间,主要内容是开展课外活动,每个学生每年补助700元到900元;南京探索弹性离校时间,到了放学时间孩子可以弹性离校,学校进行托管;广西探索利用社区资源来解决托管问题。这四种模式,都可以看到“有形之手”的作用。笔者孩子所上学的江苏扬州邗江区,去年出台了《邗江区开展“百草园学堂”活动的指导意见》,为家长们免费提供延时服务,同样可以看到政府与学校的责任担当。

陈宝生介绍,目前已有25个省已经下发了通知,制定了符合各省实际的政策措施,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已经摸索了一些比较可行的,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比如上海规定中小学校后服务要做到100%全覆盖,这个服务的时间是3点半到5点,参与这项服务的老师在效益工资方面给予倾斜。北京规定3点到5点,这个期间是校后服务的时间,主要内容是开展课外活动,同时每个学生每年补助700-900元。”陈宝生介绍。

“‘三点半现象’更多地表现在大中城市。关心这个问题的年轻父母们,正处在职业发展的关键阶段,正处于宝贝抚育的关键阶段。孩子到三点半就得放学,但由于分工、作息时间的不匹配,家长没有办法去接孩子,所以带来了‘成长中的烦恼’。”陈宝生说,去年2月教育部下发了关于解决这个问题的通知,一年来这个问题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据了解,目前已有25个省份下发了通知,制定了符合各省实际的政策措施,已经摸索了一些比较可行的,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这些办法的共同特点就在于,发挥政府作用,强调学校担当。换句话说,是以给政府和学校“增负”实现给家长和学生减负。这与探索依靠社会力量解决“三点半放学”问题并不矛盾。有政府和学校力量打底,社会力量能够发挥更好作用。无论是治理校外培训班还是治理校外托管班,都体现了这一点。

陈宝生表示,将密切跟踪把这个问题解决好。探索依靠社会力量解决问题。同时,他也表示,对于现在存在的乱象需要进行治理,如学校周围野蛮生长的托管机构等。“我相信经过不懈努力,这个问题是可以得到解决的。”陈宝生说。

陈宝生介绍,目前已有25个省份下发了通知,制定了符合各省实际的政策措施,已经摸索了一些比较可行的,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例如,在“三点半现象”突出的上海,中小学校后服务要100%全覆盖,服务时间是三点半到五点,参与这项服务的老师在效益工资方面给予倾斜;北京则规定,三点到五点是校后服务的时间,主要内容是开展课外活动,每个学生每年补助700元到900元;南京探索弹性离校时间,到了放学时间孩子可以弹性离校,学校进行托管;广西探索利用社区资源来解决托管问题。

做任何工作,都要善于处理好总系统与子系统、子系统与子系统、大与小、当前与长远的关系问题。“三点半现象”并非孤发,解决“三点半问题”当有全日制思维,也就是要有系统化思维。就当前来看,把视角向内与把视角向外并不矛盾,强调政府学校责任担当与发挥社会力量作用并不矛盾。事实也早就告诉我们,有时政府和学校“增负”,恰恰是家长和学生减负的前提。

作者:吴为张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大概可以分成这四种模式,各有所长。”陈宝生表示,接下来要总结成功的经验加以推广。教育部将与有关部门协商解决涉及的相关政策问题,探索依靠社会力量解决“三点半放学”问题,并加大力度治理校外托管班乱象。

作者简介

责任编辑:

此外,在谈到教师队伍建设方面的话题时陈宝生表示,贯彻年初下发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教师队伍改革的文件,主要任务是提高教师地位、荣誉感,让教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完成这个任务,第一件事就是要提高教师待遇,完善教师待遇保障机制,健全教师工资长效联动机制,确保中小学教师的工资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收入,同时,提高乡村教师的待遇,落实贫困地区教师的补贴政策。

姓名:毛建国 工作单位:

司法部部长

现在监狱假释罪犯的比例明显偏低

2018年春节期间,全国27个省市区311所监狱实行了离监探亲制度,共涉及999名罪犯。“春节前回家团聚,在初四、初五规定时间,晚上5点之前,他们全部返回,经受住了社会的考验,也得到了社会方方面面的支持,包括罪犯的家属、亲友,包括派出所、社区矫正机构,也包括基层党委和政府。”在“部长通道”上,司法部部长张军介绍,改造犯罪不只是监狱和司法机关的责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更是社会上的事情,经过十几年的监狱体制改革,我国已经做到“收得下、关得住、跑不了”的底线安全,“十几年前、二十几年前,监狱在押罪犯逃跑的每年能有两千三千,甚至达到四千。现在每年逃跑罪犯也就是屈指可数,三两个,一两个。”

在谈到将罪犯改造成守法公民的问题时,张军表示,现在监狱假释罪犯的比例明显偏低,只有2%,不符合法律的精神,今后要会同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大幅度地提升可以假释出去的罪犯的比例。假释出去以后未执行完的刑期是考验期,让罪犯在社区矫正的改造环境下逐步融入社会,在此期间,他们如果违反法律规定,还要送回监狱。“罪犯离监探亲就是举措之一,也是让社会介入到我们的改造过程当中。”张军说。

2017年是“司法考试”的最后一年,今年起,司法考试制度调整为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制度,考试条件一直备受关注。

张军表示,统一国家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的实施办法有望4月出台,报名资格将采取“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

按照这个实施办法,全日制普通高校法学类本科毕业生,获得本科学历和学士学位,可以报名参加考试;非法学类本科毕业,获得全日制普通高校法律硕士、法学硕士及以上学历学位的学生,可以报考;不是法学类本科,获得全日制普通高校全日制本科以上的学历和学位,且有三年从事法律职业的经历,可以报考。

相关文章